牛牛信息网

首页 > 国内新闻 / 正文

阮籍的魏晋风度——醉卧美少妇身旁,母丧期间弹琴饮酒,醉酒拒亲

网络整理 2019-06-14 国内新闻
阮籍的魏晋风度——醉卧美少妇身旁,母丧期间弹琴饮酒,醉酒拒亲

“那是个疯子!”现在如果有谁在母丧期间弹琴唱歌,众人一定会用类似的话来说他的。可在历史上就有一个人这么做了,他不但没疯,还是誉满天下的名士,他就是“竹林七贤”之首的阮籍。

现今,俗世的人们在穿着打扮和说话行事上往往讲究“得体”,就是要符合大众标准的意思,就像老年人经常教育小孩子那样:“要站有站相,坐有坐相”。即使是青年人努力的工作与奋斗,除了养家糊口的需要以外,多少也带着与周围人攀比的成分。比房,比车,比丈夫或老婆,过度的虚荣使人们互相攀比着,生怕别人投来“鄙视”的目光。然而,真正的名士是不太在意别人的目光的,就像天生的贵族不屑于和别人攀比一样。阮籍对待来客经常很少说话,先拿眼睛扫向对方。历史上说他善用用"白眼"、"青眼"看人。对待讨厌的人,用白眼对待喜欢的人,用青眼。 据记载,他的母亲去世之后,好友嵇康的哥哥嵇喜来致哀,但因为嵇喜是在朝为官的人,也就是阮籍眼中的礼法之士,于是他也不管守丧期间应有的礼节,就给嵇喜一个大白眼后来嵇康带着酒、夹着琴来,他便大喜,马上由白眼转为青眼,然后两人大吃大喝之后,一面弹琴一面唱歌。阮籍的放荡不羁和特立独行,在今天自然要挨骂和受到围攻,其实在他所处的时代他所面临的压力要远远超越现在。就在阮籍为母亲服丧期间,一次晋文王司马昭请他赴宴。按当时礼法,母丧期间是不能赴宴和动荤的。他在宴席上却喝酒吃肉。一旁的司隶校尉何曾实在看不下去,便对司马昭说:"您正在以孝治国,而阮籍却在母丧期间出席您的宴会,喝酒吃肉,应该把他流放到偏远的地方,以正风俗教化。"好在司马昭一向了解阮籍为人,并且很欣赏他的才能,故而没有怪罪。阮籍依旧在喝酒吃肉,神色自若。但阮籍对母亲的死亡并不是不感到悲痛,据记载他曾因母丧过于悲痛而吐血数斗。

酒对于文人来说,就像文房四宝一般,简直是不可或缺的。尤其像阮籍这样的名士,更是嗜酒如命。阮籍家旁边就是酒店,女主人是个年轻漂亮的小媳妇,可能类似卓文君那样的人吧,很有几分姿色。阮籍便常和王戎去吃酒,醉了就若无其事地躺在美丽的女主人旁边睡着了,根本不避嫌。那家的丈夫也很了解阮籍,并不认为他有什么不轨的行为。魏晋时期,男女授受不亲是礼法中很重要的一条,可是阮籍对此不屑一顾。一次,他嫂子要回娘家,阮籍不仅为嫂子饯行,还特地送她上路。面对旁人的闲话、非议,阮籍竟然理直气壮地反问说:"礼法难道是为我辈设的吗?"

王勃在《滕王阁序》一文中写道:“阮籍猖獗,岂效穷途之哭?”认为阮籍对人生是比较悲观的。但阮籍的猖獗与悲观,是和当时黑暗的时代背景分不开的。三国后期,司马氏独专朝政,开始大肆杀戮异己,被株连者很多。阮籍本来在政治上倾向于曹魏皇室,对司马氏集团心怀不满,但同时又感到世事已不可为,于是他采取不涉是非、明哲保身的态度,或者闭门读书,或者佯狂酣醉不醒。后来,阮籍才名远播,司马昭为了拉拢阮籍,就想和阮籍结为亲家,阮籍为了躲避这门亲事每天拼命地喝酒,每天都是酩酊大醉,不醒人事,一连数十天,天,天天如此,那个奉命前来提亲的人根本没法向他开口,司马昭听说后只好作罢。

在那样的黑暗时代,阮籍的内心无疑是十分痛苦的,但他对自己的才华又是自负的。他曾登上广武城,观看当年楚霸王项羽与汉高祖刘邦交战的遗址,叹息说道:“时无英雄,遂使竖子成名!”更多时候,是他驾着小车,在田野里漫无目的的奔跑,直到无路可走,然后大哭着回去。没有真正锥心的痛苦,他能够有无人时的穷途之哭吗?在寂静的田野上,或者在落叶飘零的黄昏,他只听见自己的哭声在林莽间回荡,一如山河的呜咽......。

本文作者:若耶溪水剑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701862678534554126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

Tags:阮籍   司马昭   钢琴   嵇康   不完美妈妈     项羽   历史   刘邦   王戎   滕王阁序   王勃   三国   竹林七贤   卓文君   何曾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